新浪微博 咨询热线:

0516-85618118

律师天地

LAWYER SPACE

律师天地
您当前的位置:网站首页 - 律师天地 - 律师天地

为什么要抓捕大法官和律师?

发布时间:2015-7-22 10:33:22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点击次数:456

      今天被两则新闻刷屏。一则是最高人民法院副院长奚晓明涉嫌严重违法违纪,接受组织调查。另一则是北京锋锐律师事务所几乎被一锅端,抓了一些律师和非律师。

  在帝都混,总有各种八卦听,这两件事情我早几天就知道了,所以对新闻并不感到意外。奚晓明被抓,我是听某律所主任说的,而且我之前也多少风闻一些他的问题,无风不起浪,觉得这是迟早的事情。前有最高人民法院副院长黄松有之鉴,现有奚晓明副院长落马,都是因严重违法违纪起头,大抵都以判刑结束。我有朋友分别与这两位打过交道,我相信他们说的一些事情是存在的,只是可惜了最高人民法院跟着个人受累。

  黄松有是1957年生人,1978年考入西南政法学院法律系,算是恢复高考后从事法律工作的科班,毕业后从书记员开始做到最高人民法院院长,实属不易。拥有法学博士学位的黄松有被公认是学者型法官,52岁在副院长位上以贪污受贿被查,判无期。奚晓明是1954年生人, 1978年考入吉林大学法律系,也是从书记员开始干起到最高人民法院副院长,也是法学博士,学者型法官,所不同的是他比黄松有大3岁,高考前当过警察。当院长前,他们俩都干过地方政法委副书记的职务。

  有人问我对奚晓明落马怎么看。我没有什么特别的看法,因为这只是反腐过程中查到了一条大鱼,并不会因为他是最高人民法院副院长而有区别对待。以中纪委以往的办事效率,没有真凭实据不会公开发这条新闻,可能很久没有这个级别的官员落马,所以网民还是很振奋。不要因为最高法院的副院长严重违法违纪,就认为整个司法系统一团乌黑,相反,我认为清理毒瘤反而有利于机体的健康,这对于未来的司法改革是一个利好。

  黄松有被调查被判刑的时候,我一个朋友在读他的博士,毕业时突然没有了导师,不得已换了一个导师答辩。这次奚晓明被抓,他的博士现在也在发愁到时候怎么答辩。中国的体制往往是这样,学而优则仕,然后又做兼职教授,利益均占。其实作为二级大法官,他们现在的日常工作已经不是审案或带学生了,各种行政性事务缠身,难免会通过这些渠道接触到某些寻租者。如果其行使权力没有足够的监督力量,腐败可能会是大概率的事情。

  早就风闻最近有一批“死磕律师”被抓,但昨晚公布的新闻却稍有偏差,实际上是一群讼棍被抓。他们中有的是律师,有的根本没有律师的身份,只是一些社会盲流。有些律师同行转发一些同情或者声援的信息,我觉得其实挺没意思的。他们不能代表律师界,请不要加上一些道德大词,把他们与律师的执业权利或者律师界的未来捆绑,因为他们只是律师界的害群之马,就像黄松有、奚晓明成为司法机体里的毒瘤一样。

  我对锋锐律师事务所不了解,但如此严密的组织,炒作的手法,做律师真是屈才了。被抓的人里面有几个我熟悉的名字。王宇律师,我记得她是叶海燕的律师,当初叶海燕砍人案件,她是千里驰援,给叶海燕辩护,在网上颠倒黑白。她曾经公开质问我,我以一篇《就叶海燕砍人事件跟律师谈谈心》作为回应,全面批驳她的观点。那个案件里,叶海燕没有任何伤,而被她伤的人,却伤在后背,王宇律师却说她是正当防卫,还举着牌子叫公安机关放人,结结实实丢了一回人。

  刘四新,自称中国政法大学刑法学硕士、美利坚大学华盛顿法学院国际法硕士、北京大学刑法学博士,我记得几年前他找过我,他当时因敲诈勒索罪被判刑,请求我出具一份无罪的专家意见,我看了案件之后认为敲诈勒索成立,没有同意他的观点,告诉他我帮不了。从此后我多次看见他经常在微博转发造谣诋毁我的文章,于是拉黑。

  黄力群,当年从国家机关辞职做律师,我还是很佩服他的勇气,但他在供述中指证周世锋,说他被周骗了,周利用了黄力群的名气,成了周的招牌和工具,“把我当抢使”,印象从此崩塌。交代得太快了,说好的理想呢。我深深地为他惋惜。

  吴淦,锋锐的主任助理,只有初中文化,但混社会多年。我从2010年钱云会事件起就跟他交手,目睹他炒作夏俊峰案等多起案件,其手法堪称无赖流氓,打着维权的名义敛财无数,哪里有热闹哪里就有他的身影,每次募捐之后就消失,骗局多次被人揭发。而今摇身一变,成为律师事务所的推手。造谣、诽谤、煽动、冲撞法律,无所不用其极。

  让我震惊的是,这个团队背后还有境外资金的支持。我也看到改律所在网上贴出一些公开的照片,比如欧洲几国使馆官员和杨佩昌博士造访锋锐,杨是被方揭露过的骗子啊,网上也闹过不少笑话,有一次开研讨会,他不同意我的观点又反驳不了,气得当场蹿起来要动粗,此后一直对我造谣不断。锋锐还接受了美联社、德国电视二台的采访。国外人权基金会最喜欢他们这些闹得欢的人了。新闻通报中说周世锋还涉及严重犯罪,那就拭目以待吧。

  昨晚新闻公布时,某国内媒体电话连线我进行采访,我把自己的观点说得很明确:律师需要为法治而奋斗,也需要为当事人权益而斗争,但一定是在合法的框架内,在法治的底线上,而不是以违背法律冲撞法律为代价。律师应当靠自己的专业能力取胜,而不是歪门邪道。他们不能代表我们这些兢兢业业的执业律师,并且也扰乱了整个法律服务市场。他们是否有罪,需要司法机关最后认定,但这也提醒我们法律人,懂法更应该信法、守法。

  没有黄松有、奚晓明的最高人民法院,会在司法公正中发挥更大的作用。没有周世锋、王宇的律师界,也会更清朗有序,让坚守专业的规范的律师事务所胜出。不要讳疾忌医。不管是法官、检察官、律师还是法学教授,其实都是法律共同体的成员,法律是我们坚守的底线,法治是我们的理想,不要忘了初心。这些大白话,没有高深道理,希望你能看得懂。

 

作者:吴法天

来源:中华网


上一条:没有啦!
下一条:王宝强事件表明政府在丧失社会治理能力

江苏创嘉律师事务所

张律师

客户服务热线

0516-85618117

在线客服